最新地址 oouac.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联系邮箱:avse775@gmail.com

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交欢与转变

交欢与转变


交欢与转变,19. 不得志时,没有人理22. 节省时间,也就是使一个人的有限的生命,更加有效,也即等于延长了人的生命。——鲁迅你,还要理解别人;得志时,不但要知道自己是谁,还要认识自己。——永远别迷失自己交欢与转变:
  這天早上我意外看到女友小雨與室友小碩交歡的一幕,料想事情不會那麼簡單就結束,回到公司後便開始思考對策。

  首先我坦白承認,看到女友在別的男人胯下嬌喘、小穴被別的雞巴抽插時,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興奮,事後回味打手槍時也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而女友似乎也沒有特別排斥,小碩更不必說能幹到女友這樣的美女是賺大了。

  既然如此,這樣三贏的事情我就沒有必要破壞了,至少目前是如此,但前提是我得能看到!每天都從氣窗偷窺嗎?不,這樣太冒險了,走廊這地方雖然兩邊都是宿舍,不至於被樓外的人看到,但要是哪個宿舍剛好有人出門,我被看到了的話就會處於很尷尬的境地,另一方面對上班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經過一番思索,下班後我去買了第二台手機,並且裝好攝像直播軟件,準備利用宿舍的無線網絡,將攝像內容進行網絡私密直播,這樣我就能通過自己的手機或者公司電腦上指定的網址實時看到事情的發展了。

  晚上回到宿舍,女友還是如往常一樣和我有說有笑的,只是對我的求歡表現得比較冷淡,可能是怕早上有在身體上留下什麼痕跡,會被我察覺吧!我也沒有勉強,畢竟我的心思都飛到她和小碩的事情上了。而小碩則似乎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很晚才回來,和我們隨便交談幾句又睡了。

  這晚要說有什麼特別的事,就是我在另一張架床的上舖找了個合適的位置安放那台新買的手機。這張架床現在已經沒人在睡了,並且堆放了很多雜物,包括一些其他宿舍同學的電腦什麼的,他們人去外地後就放過來託管了。

  這些雜物堆得亂七八糟,表面鋪滿了灰塵,上舖則更甚,我們平時都懶得去管,現在恰好形成了一個藏東西的隱蔽處,而拍攝的視野則甚至比氣窗還好。  

圖片附件: [宿舍示意圖] room.jpg (, 10.95 K)



  4月17日,星期三。

  早上我伺機啟動手機軟件後,就像往常一樣去上班了,然後在路上關注起直播中宿舍的情況。

  我外出十多分鐘後,小碩起床並且急匆匆地跳下到我的床位前。這番動靜也驚醒了還睡著的女友,女友抓起毯子擋在身前,顯得十分緊張,怒喝小碩:「禽獸!你想幹嘛?!」

  我只能看到站在床前小碩的側面,他面容抽搐了一下,似乎在淫笑:「別這樣嘛!好小雨,我們像昨天那樣再大幹一場吧!你不是還說了要天天都讓我幹的嗎?」

  女友聽到昨天的細節被提起,羞得面紅耳赤,聲音也弱了下來:「你不應該這麼做的,昨天只是意外,以後也不要再提起了。你現在去上班吧,我們就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當沒發生過真的好嗎?昨天小雨你可是有很爽到的噢~~要不要我幫你回味下?」小碩邊說邊拿出手機給女友看。手機裡不時傳出女友的淫叫聲,想必就是昨天高潮前的片斷。

  「你這混蛋!禽獸不如!」女友激動道。

  「小雨你這麼正,這樣的視頻傳到網絡上估計會有很高的下載量吧!但只要你好好服侍我,這視頻就是我的私人珍藏,絕不會有第三者看到,說不定我哪天一高興還會刪掉喔~~怎麼樣?你想想。」

  女生都愛面子,女友也不例外,平時就以乖乖女形象示人,要是這視頻傳到網上,後果不甚設想。女友頓時陷入內心的鬥爭中。

  過了幾分鐘後,女友終於下定了決心:「我服侍你可以,但有兩個條件,一是不和你接吻,我只和心愛的人接吻;二是你不可以射在我裡面,要進來得先戴套。」

  「可我現在沒套啊,豈不是不能進?你讓我漲成這樣怎麼去上班啊?」
  「嗯……我用其它方式幫你出來吧!」

  小碩看著女友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想了想,說:「好!那你用小嘴幫我吸出來吧!」

  「啊!」這句話讓我和女友都驚了一下:「我……我不會那個,從來都沒試過那樣……我幫你……用手……套出來好了。」

  女友所言不假,她的嘴巴小,嘴唇水潤水潤的,看著就想親,所以在她嫌髒後,我就從沒勉強過她用嘴碰老二。

  「不行!必須用嘴!再推三推四可別怪我不客氣!」小碩強硬起來。

  女友一臉為難,一來礙於小碩有視頻在手,二來怕他真的會硬上自己,那就得不償失了,猶豫一下後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

  於是小碩退一步背靠書桌,準備享受女友的服務。接著女友下床蹲到小碩身前,伸手拉開他的運動短褲和內褲,硬得翹起的雞巴就彈著跳動出來。

  雖然昨天已經被這雞巴進入過體內,但這麼近距離觀察還是第一回,女友不禁臉染緋紅之色。看呆一會後,女友右手握住雞巴桿子,頭側向一邊,伸出小舌頭先掃了一圈龜頭,然後張開櫻唇將龜頭含進嘴裡,上下套弄起來。就這樣,連我都沒試過的小嘴的服務,被這個剛與女友見面不到兩天的室友享受到了。
  「噢~~爽!小嘴裡又暖又濕……哎!好小雨,別用牙齒啊!嘴張大點,用舌頭舔,用嘴巴吸!」小碩時而叫爽,時而指導起女友來。

  趁著女友嘴巴張大,小碩也雙手按著她的頭暗暗發力,將雞巴挺進得更深。但這樣女友含進去大概五秒鐘便受不了了,吐出小碩的雞巴,乾咳了幾聲並嬌聲抗議:「你那麼用力,頂得人家的喉嚨好痛,好想吐!」

  「好,好,我注意下。」之後在小碩的催促下,女友又再次含起雞巴來,無奈到底是初次,技術很不純熟,無法帶來連續的快感,十來分鐘過去了,小碩一點想射的跡像都沒有,反倒是女友嘴痠手累,難以堅持。

  小碩見如此狀況,想了想便和女友商量道:「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搞不好我到今晚都射不出來。要不這樣吧,你脫光衣服,趴到床上,我把雞巴插到你臀縫裡,這樣你比較誘人,我應該很快會射出來。」

  女友被小碩插到嘴裡折磨得夠嗆,聽說可以解脫,沒多想便答應了,「這樣是可以,但你不可以插進來喔!」說罷走到床邊褪下身上的衣物,趴回床上。

  因為時不時有運動的關係,女友臀部基本沒有多餘的贅肉,渾圓挺翹,臀肉彈性十足,臀縫線條明朗,併攏雙腿時,胯下彷彿又形成了連通前後的小穴,性感極了。

  小碩恐怕也是知道這情況才向女友提這樣的建議,看得是一陣興奮,三兩下扯掉他的衣褲,爬到女友身上,雙膝跪在女友兩側,雙手扶著女友的腰,然後把雞巴深深捅進女友的臀縫。

  「啊……」這一插,兩人都發出了悠長的呻吟。小碩必定是因為雞巴被充滿彈性的臀肉和大腿夾得爽極,女友恐怕是因為被雞巴刮到了陰唇,估計她之前答應時也沒意識到會這樣吧!

  小碩聽到女友嬌喘,更是興奮,趴在女友的身上從後面抱住她,聞起她的髮香,親吻她的耳垂、粉頸和香肩,雙手撫摸起她的嬌柔美乳,同時下身的雞巴也大起大落地摩擦她渾圓飽滿的美臀,「哦……真他媽舒服!小雨你全身都這麼好幹,屁股不僅翹,彈性也好,雞巴插在裡面爽死了!噢~~」

  其實小碩的雞巴每次起落都有磨到女友的陰唇和陰蒂,外加嘴吻手揉,一番狠抽猛插下來,女友的情慾也被帶動起來,面色潮紅、滿臉春意、小穴潮濕,滲出綿綿淫水,漸漸沾濕了臀下兩腿間的雞巴。

  小碩當然也感受到了女友的變化,腰腹推送更用力。這時女友為了緩和身後的衝擊,將臀部稍稍向後撅起,小碩看到大喜,以為女友是要迎合自己,於是他稍作調整,將雞巴對準了女友兩腿之間的穴口位置,粗腰猛然一挺,藉著淫水的潤滑一舉衝破防線,將半根雞巴插進了女友的小穴!

  「啊!你幹什麼?怎麼這樣……不是說好了不插進來的麼~~出去啊!」
  小碩雞巴被小穴夾得正爽,哪還聽得進女友的話,他雙手按住女友的雙肩,不讓她亂動,同時慢慢挺腰,將露在外面的那一半雞巴也沒入了女友的小穴。
  「噢……小雨你好美啊……我真舒服……」

  「不要……不可以~~出去啊!」

  小碩顯然已經激動起來,不理會女友的抗議,忘乎所以地把她的美臀進一步抬高幾乎形成狗趴式,更加快速地進行抽插。

  抽送十來次後,小碩終於到了崩潰邊緣:「噢……小雨……要射了……我要射了……」

  「你射在外面,不要射在我裡面……我求你了……不要射,快拔出去啊!」女友被小碩壓在身上,想反抗也無處用力。

  小碩用盡全力進行著最後的衝刺,兩人下體的撞擊聲也越來越響。終於,他死命地按住女友的腰部,雞巴全部頂入小穴中,兩個肉蛋開始有節奏地收縮,毫無疑問他的精液正一股股噴射到女友體內。

  「啊……爽死了!對不起啊,你剛才實在太嫵媚、太誘人了,我一時沒忍住就……沒弄痛你吧?」小碩一臉抱歉地說道。

  「你怎麼這樣……說好不插進來的,怎麼能在最後……那個還都進去了,我明天就到排卵期了,真懷孕了怎麼辦啊?!」女友傷心地說著。

  「哎,是明天才到排卵期嘛,今天沒事的。放心啦,放心啦……」

  「平時我和男友都是在安全期中段才會不戴套,不會把時間算得那麼盡的,怕萬一日子提前了怎麼辦?」

  「沒事的……再說內射又不一定會懷孕的,大不了我負責嘛!」

  「你和我是什麼關係啊,誰要你負責!我告訴你,你要是再亂來,我就去報案了,大不了魚死網破!」女友厲聲道。

  小碩被女友震住了,怕她真會狗急跳牆,不知說什麼好,只好道:「你好好清理一下,我要趕著去上班了!」

  幾分鐘後小碩出門,宿舍恢復平靜。

  女友在臨界時間被內射又讓我興奮了一陣,之後便把子孫釋放到了公司的廁所裡。冷靜下來後便困擾起來,女友突然強硬了起來,那我是不是應該支持她,幫她一下?

  這天晚上,女友和小碩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相處,讓我不禁佩服他們的演技。

  4月18日,星期四。

  我像昨天一樣出門上班,同時窺看起宿舍狀況。今天女友到了排卵期,女生在排卵期會性慾高漲,女友能像昨天說的那樣強硬起來嗎?還是說女友會再次迷失在小碩的雞巴下,那萬一女友再被小碩內射……

  我離開十來分鐘,小碩起床,他今天相對平穩地爬下床來,動作聲響不大,但女友還是警惕地醒了,屈膝而坐起來,小碩見到竟溫柔地向女友問好:「早上好!抱歉,吵醒你了。」女友也頗為驚訝,不知他葫蘆裡賣什麼藥,一時語塞

  他接著道:「我昨天作了深刻的反省,充份認識到昨天我太過份了,請原諒我!」語畢還向女友深深地鞠躬下來。

  女友見他許久仍不肯起來,感覺很不好意思,心軟道:「好啦好啦,你起來吧,這次就原諒你吧!」

  小碩頓時眉開眼笑道:「小雨你人真好,我保證下不為例。為了證明我的誠意,我還特地買了這個!」他邊說邊拿出一個盒子給女友看。女友定睛一看,那竟是一盒避孕套,不禁羞得臉上泛起紅暈,嬌嗔起來:「討厭……誰還會和你再來啊?」

  「我保證以後都會聽你話的,絕對不強迫你。而且我昨天在外面磨太久,剛插進你裡面沒幾下就射了嘛!你應該還沒到吧?我昨晚還裝睡到兩點,一直聽著你們的動靜,你們也沒做,那你現在應該挺想要的吧?放心,我會很溫柔,都聽你的!」

  「……」女友被他說中,臉更紅了。

  小碩見女友不答話便想是默許了,只是不好意思明說而已,於是爬上床去靠近女友,開始低下頭去舔舐她的足背、腳趾,連趾趾相鄰的側邊都有觸及。

  平時沒怎麼被碰過的部位被舔,女友既覺得癢也感受到一股新奇的快感,不自覺的手向後撐著身體,然後抬了抬小腿向小碩迎去,他得到鼓勵,更是賣力地舔起來。

  一會兒後,小碩輕托女友小腿,繼續向上舔去,小腿、膝蓋、接著到大腿,女友也自動分開併攏的雙腿,任他為所欲為。小碩會意,著重舔弄起女友嬌嫩的大腿內側,惹得她眉頭微蹙,又是一陣騷癢。

  這時小碩雙手也攀到了女友腰側,輕輕把短褲和內褲往下拉,女友遲疑一下後也主動抬起臀部,方便他褪去自己的衣物。

  看著心愛的女友躺在別人胯下裸裎相對,更甚者她還配合著對方任其淫辱,這情景除了令我妒火中燒之外,也讓我興奮莫名!在小碩胯下的女友看起來有著另一種妖艷的美感,我甚至有點期待這場戲不要太早結束。

  在下半身毫無阻礙後,小碩把頭探向女友胯下的私密處,「別……別那麼認真看人家那裡……好羞人……而且……那裡髒……我都不讓男友看那裡的……」女友滿臉緋紅地抗議,並伸出右手推開小碩的頭。

  「沒事,別怕,你會很舒服的!」女友的推搡是那麼的無力,小碩左手輕輕架開,然後把頭埋在女友的雙腿間,開始親吻她的小穴。

  小碩雙手抱著女友的美臀,舌頭不停地舔著她的陰唇,這時女友已經有點感覺了,因為沒怎麼經歷過,她對口交很敏感,嘴裡小聲地哼哼。小碩見狀,動作更大,舌頭也伸到了小穴裡面,在裡面攪動起來,女友也由小聲呻吟,變得大聲起來,小穴也逐漸濕潤起來,淫水流了出來,小碩舔弄得「嘖嘖」有聲。女友哪裡受得了,舒服得美臀直搖,乾脆躺下,雙手按住小碩的頭,摩娑他的頭髮。
  片刻之後,女友已欲罷不能,媚眼如絲,輕聲說道:「碩哥哥……來幹小雨吧……小雨想要你的大雞巴……小雨也讓你爽……」

  沒想到女友竟用如此親昵的稱呼向小碩求歡,看來今天他的溫柔體貼、舔舐口交讓女友很受感動,不止身體,連心理也淪陷了。

  「好!好小雨來幫哥哥戴好套子吧!」關鍵時刻小碩竟還不忘細節,脫光衣服並把套子遞給女友。女友感動地接過套子,溫柔地幫他戴上,小手還順帶擼了兩下雞巴讓它保持堅挺,再躺平並大大分開雙腿,滿臉期待地望向小碩。

  小碩也不讓美人久等,將雞巴壓在穴口,藉淫水沾濕龜頭,來回兩下,然後對準小穴,慢慢地挺進他的腰幹,直到雞巴完全沒入女友的體內。

  「輕……輕一點……嗯……舒服……嗯……」

  「好小雨,舒服吧?喜歡嗎?」

  「嗯……喜歡……」女友一臉春意地回應。

  小碩見女友羞澀的樣子,很是欣喜,開始慢慢地抽插女友。這個節奏女友比較適應,喉中發出「嗯嗯」的呻吟,我知道,女友明顯是被插得爽了,動情了。
  這時小碩發現,女友一雙豐滿的奶子正隨著抽送在胸前晃蕩著,乳尖那粉紅色的一小點在衣服下驕傲地向上仰翹著,很是誘人,不禁將女友的短T恤推到脖子處,趴到女友身上,左手將一邊奶子又捏又握,同時張口含住另一邊乳頭連吸帶舔。更舒服的快感美得女友七葷八素,雙手勾上了身前男人的脖子。

  小碩一邊玩弄著女友的奶子,一邊慢慢挺動著雞巴,嘴裡道:「好小雨,哥哥插得你爽不?」女友不答,只是隨著小碩抽插的節奏向前迎上小穴,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小碩見狀更是興奮,開始逐漸加快速度,腰部一前一後,雞巴一進一出地大幅度擺動了起來,反覆地用他的雞巴淫弄我女友誘人的身體,每次的抽出都從她體內帶出白而滑膩的分泌物,使兩者的結合處越來越濕潤,氣氛也越來越淫蕩。
  不知道是第幾百次抽插後,「啊……碩哥哥……插小雨……小雨好舒服……好爽……啊……啊……我要……完了……啊……啊……」女友嬌呼一聲,頭部後仰,雙腿勾緊小碩,下臀配合著猛挺,小穴強烈收縮,全身抽慉,被推上了最高峰。

  小碩也忍受不了女友陰道的緊窄,把雞巴緊緊地頂著女友的小穴,恨不得把睾丸也塞進去,接著在女友的身體裡爆發出了他所有的男性精華,然後就癱倒在女友身上。這時所有的動作都停止了,只剩下兩人粗細不一的喘息聲,兩人都沉浸在快感當中。

  一會兒後,小碩像是想起了什麼,起身摘掉雞巴上的套子,再挺到女友臉前說:「好小雨,來,幫我把它舔乾淨。」女友看了看這個剛讓自己到達高潮的物件,不知是該生氣好還是該憐愛好,微嗔地瞪了小碩一眼後,竟然還是乖乖地幫小碩舔起他的雞巴。

  我又是一驚,如果在和我交往前也沒試過的話,這就是女友第一次嚐到男精的味道了!

  清理乾淨後,女友把精液吐掉了,小碩則滿意地穿衣服準備出門,臨走時還和女友說:「我去上班了。」

  「路上小心。」女友竟給予他溫馨的回應。

  沒想到今天女友如此順從地讓小碩幹了一番,幸虧有戴套子,大概也是那層薄膜讓她安心了吧!

  結束了窺看,我也狠擼一陣,再一次把精液射在公司的廁所裡。

  4月20日,星期六。

  昨天女友也和小碩交歡了一輪,和前天不同的只是體位、對話之類,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而今天星期六,我休息,小碩自然沒機會,起床沒多久後說他還要上班就出去了。

  我便約了女友外出逛一下,看看電影,吃吃美食。到了晚上,本來是想和女友出去開個房好好玩上一晚的,但見小碩很晚都沒回來,女友覺得他似乎不會回來了,沒必要到外面去破費,在宿舍做就好了。

  結果12點多時小碩還是回來了,但這個時間我們已經不好外出了,因為夜深後要防範小偷,宿舍管理會加強,如果女友出現在男生宿舍,必定會引起宿管員的關注,以後再進出就不方便了。於是計劃作罷,只能正常睡覺。

  半夜三、四點,大概是因為今天休息,沒有從事腦力勞動吧,我睡得沒那麼沉,稍有尿意就醒來了,打算起身上廁所。這時我發現女友不在身邊,床前也沒她的拖鞋,難道正好她上廁所了?但隨即我又發現,小碩的拖鞋也不在!我馬上警覺起來,躡手躡腳下床,盡量不發出聲音,瞭解週圍的情況。

  觀察一陣後,我發現廁所門是關著的,而門下的縫隙有燈光透出,那就是有人在廁所了,是她?是他?還是他們?!

  我輕輕貼近廁所門聆聽門內的動靜,隱約聽見女友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傳出幾句:「好棒啊……」、「好哥哥……嗯……你最大啦……」、「爽死了……啊……」我立即意識到了,女友和小碩竟然在半夜跑到與我只有一牆之隔的廁所裡幹了起來!是誰先發起的已經無從考證,但可以想像小碩的雞巴現在已經插進女友的小穴裡了!

  我又是一陣興奮,邊集中注意力聽起門內的聲音,邊掏出自己的老二擼弄起來。

  「你揉得我……好舒服哦……雞巴也……插得……小雨……好舒服哦……」
  「嗯……小雨……你好美……我也很舒服……爽……」

  不時還傳來「啪!啪!」和「嘖!嘖!」的聲音。

  「碩哥哥……你今晚……怎麼……這麼能幹……都幹好久了……」

  「沒吧,才插一會兒而已……是小雨你太緊張了。」

  「是……是麼?人家好害怕……男友醒來……就不好了……碩哥哥……你快點射吧!」

  「這樣啊,那小雨你再喊得淫蕩點吧,我會比較興奮……還有,我們下面隔了層膜,降低了敏感度,我感覺快感沒那麼明顯。」

  聽到這句我先是安心了一陣,畢竟他們還是有戴套的,隨即又緊張了起來,小碩這話不是哄騙女友讓他把安全套摘掉嗎?

  接著又沉默了一陣,只剩下「啪!啪!」的聲音,看來女友並沒有答應他。
  但馬上我就發現自己錯了,女友只是猶豫了一下,便說:「好……好吧……這次……讓你不戴套吧……但……要射時……記得……拔出來……」

  「好!好!我保證會拔出來的!」

  「啊……哦……」靜了一下後再次傳來女友悠揚的呻吟,估計是小碩摘掉套子後重新插入了。

  「嘿嘿,怎麼樣,我的雞巴大吧?」

  「嗯……大……好棒……」其實小碩的雞巴和我的差不多,恐怕女友是為了配合他表現得淫蕩點,才會奉承他的。

  「好小雨,我厲不厲害呀?」

  「厲害……厲害……碩哥哥最……好了……」

  「啊……小雨好騷噢!奶子又大又挺,手感又好,是不是給男人摸大的啊?屁股又圓又翹,是不是性慾太旺,你男友滿足不了你啊?以後天天和我幹吧,保證幹得你欲仙欲死。」

  「啊……啊……別停……插我……對……小雨騷……天天都……想被幹……天天都……和你幹……」

  「說,沒戴套幹你是不是更爽?」

  「嗯……更爽……用力……好……好舒服……」

  「可你還在排卵期吧?不戴套射在裡面會懷孕的喔!」

  「不……不要緊……再插深一點……啊……我要來了……啊……啊……再給我……」

  「噢……我也要出來了……射出來了!來吧,全部射給你,好小雨……我要讓你懷孕,懷我的孩子!」

  「好……好……你射進來吧……我不怕懷孕……我要懷你的孩子……」
  聽到這裡我眼前一黑,頭暈目炫起來,不知女友是真心還是假意,她居然叫小碩無套內射,還說要懷他的孩子!這個意料外的打擊實在太大,我再也聽不見廁所裡的聲音,雙腳一軟,倒在床上就昏昏沉沉睡去了。


  【完】